自言自語是是一種自我治療,相對只在旁邊只應聲不插話的妳,得確像是個好聽眾,也得確是讓我不自覺的進行一場自我治療。

經由朋友漸進成為好朋友,或是為雙方朋友中的小小依賴,最後昇華成為情人,其中產生或有或無的曖昧過程,有沒有那麼讓人回味或是探討,但以上是我短短人生歷程中,自認為最好成為一對情人的過程。

我採走保守路線,希望二人可以共同經歷一段人生,或許是幾年、幾十年,或是剩下的人生,堅實的友情基礎下產生的情感,是我相信雙方能共同解決不同感情的衝突,或是某方人生歷程上的衝擊,至甚是人生關卡中嶄新的決策時刻。不追求以高級相處技巧或是EQ,企圖在一見鐘情或二見鐘情等等狀況下產生的戀情下,創造一個個雙贏的局面,延續這段戀情的生命或是發展出新的EQ成長,在情感上我走的是保守路線。

經歷上一段慘痛的失戀,過去即過去,其中誰的對錯不談,不啻讓我情感與價值觀有了重大改變,至少醞釀90個日夜,克服外在與內在的限制與磨難,偶然在一場隨機電影得到的感動,黑暗中不自覺流下的無名淚讓我的困沌得到解脫,於是我決意開始追求如今是女友的妳。

基於我的設定與堅持,追求人際圈中追求者眾的妳,保守路線的我自然是不寒而慄(抖~~~),不論中間我的處心機慮、用心良苦還是日夜操勞,過去共同的友情堅礎產生心中某種程度小小小小....小的依賴或是共同克服不少問題成為當下最好朋友的彼此,驗證上述我的假定與預設。

當時某些巧合造成的機會,與克服問題的經歷,對抗某個王八蛋而同仇敵概的心境等等與妳創造友情基石,在我悲痛失戀下得到妳與眾不同的安慰,讓我在妳的言語間得到某種適度的解放,稍稍走出老是散不去的陰霾,那是身為好友的妳給我最大的支持,一種感動的心情一直留在心中,感謝有妳這位好朋友。

追求者眾不是沒有原因的,獨立自主的作為,不隨便欠下人情,甚至論幫助他人更是義不容辭,火象星座的個性表露無疑,欣賞這種個性倒是欣賞得透徹,大夥打鬧嬉戲之間好哥們的感覺油然而生,好哥們相稱由妳的外貌而論實在足以解釋追求者眾的狀況,不過那親切甜蜜的微笑,開朗讓人放鬆的笑聲才讓人不禁動心。

化身為我的女友後,克服了相處上的小問題,畢竟好朋友與男女朋友,中間有許多不少差別,至少那友情的基礎給我不少助力,又在驗證我的假設;但是我確實發現,我開始懷念起當年那個好朋友。

我當然知道情人與非情人間沒有辨法百分百的移植,若是百分百直接移植口頭上男女朋友的稱號,就只是無意的玩笑;此刻我們的感情路上沒有啥問題,相處愉快還有共同的目標與嗜好,讓別人說是太過甜蜜應屬正常,在一起時感到時鐘走得特別快,但是問題是我開始懷念那個當年好朋友的妳,許久沒見的好朋友,是說妳的轉變很大或是此時投入情感很深,讓我感到二個相距甚遠的妳。

昨夜,用很多時間訴說我們的現在、過去還是未來,在下一次相聚前的夜晚,我們總是特別感性的討論著,在妳面前總是能放鬆自然得侃侃而談,是我講的激動、說得生動,妳靜靜的聽我說著那段:我在追妳而你不自覺的日子,如我所說是又是我認為的最高境地。宛若自言自語的同時,發現那個許久不見,陪我經歷多事春秋好友的妳,我不是不滿足現狀,只是我堅信男女間有純友誼的存在,在一般情況假設不變下;至少我就是在想念那個好朋友,很久不見的好朋友,卻不希望用失去妳來換取那個單純的友情,是否意昧者那個好朋友就會一直不存在,還是說存在那段不曾存在曖昧中是那個好友的投射。

我不知道。

至少感謝現在的妳,又陪我渡過一個自我自覺的夜晚,雖然此時的我們才快滿二年,但覺得我們有種看能長久的自信,還有很多路要走、許多橋要過,我不知道那個許久不見的朋友要怎麼辨,想念她至少讓我知道現在的妳是妳,或是她就是妳,有種清醒的感覺原來許久不見並不是不會見,只是不是那樣清楚的分界,或許躲在妳的舉指間是那位好朋友,至少知道妳們都還在,依然在我身邊。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ed 的頭像
myed

巧克力。蕃茄。咖啡

mye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