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得國小時請的第一次病假,讓我發現原來世界不是為我而運轉的,這或許是個常識但是對我來說,自己的發現而得到別人的常識卻是印象格外的深刻,延續這個印象深刻的常識。

公正,是用一套規範對待所有人,卻是得罪別人的方式;不自覺得學會了用二套或是更多套眼界來對待這個世界。原來路人、同學、朋友、好朋友、女朋友、親人、家人以及自己,是這個世界最基本的分法,也就是至少有八套公正可以評斷,或是選擇甘我屁事;冷淡的面對,至少不會得罪別人。

最後發現,我找不到故事書或電影裡那種生死之交,我沒有生死交關的經歷,或許這個社會就是這樣,更或許我是分不清電影或事實的怪腳。

就像看電影一樣,眼見所及都是設計過的,完美的場景、瞬間的技巧、搭好的對白、自high的氣氛、甚至在三十分鐘內用完別人一輩子的幸運;用電影來認識這個世界是自小秉持看電影的好處,是學到了不少玩意但也發現現實的世界很自然,沒有太多的設計還是計中計:計畫的時效變短,人們受限太多變數,很難想得這麼遠;在美好的都市都有黑暗的一面,在黑暗的角落都有人性的地方;追求完美是一種錯誤,包括對人類的表現沒有中間的迂迴,人際之間就會失去潤滑劑,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私心,就算地球生重病也是一樣。

想再多還是要日出日落,寫再好還是要吃飯大便,還是要歸返這個世界的運作,置身在這裡的留下這些五四三,再好它還是五四三而己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myed 的頭像
myed

巧克力。蕃茄。咖啡

myed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